当前位置:首页 > 资讯 > 专题专栏 > 正文

乡村纪事:老樟树

乡村纪事:老樟树(原创散文)



   写这篇文章旨在唤醒童年的记忆,丝毫没有宣传猎杀国家保护动物之意.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----作者

   我们村口有一棵老樟树 ,它裸露的根茎硕大无朋.童年的我们最喜欢跑到上面抱成一圈量它的腰围,或者爬到树上掏鸟窝.

   老樟树上有喜鹊、山鸠,还有猫头鹰,更多的则是鸬鹚。

   四月里有喜鹊在那上面做窝,而黑心的山鸠总要来占据,于是每日里枝头上尽是它们的相骂之声。喜鹊千辛万苦做好了窝,自然不肯轻易放弃,无奈自己人单势孤,而对方人多势众,结果据理不能力争,最终被迫背井离乡。偏又心怀不甘这样为他人作嫁,于是第二年卷土重来,再次上演“鹊巢鸠占”的闹剧。

   有关猫头鹰的故事更多。

   猫头鹰的巢非常简单,就一个现成的树洞。这样也好,我们操作起来方便。碰上鸟蛋是幸运,遇上猫头鹰是麻烦。但猫头鹰白天喜欢睡懒觉,趁其好梦未醒突然袭击也就手到擒来。不过偶尔也有倒霉的----撞上了蛇,一旦惊觉慌忙放手,虽然没被咬着,但仍免不了心有余悸。可惜的是恐惧之念常常不敌好奇心的驱使,我们总是要一试再试。大孩子吃了亏就怂恿小孩子去上当,这也是常有的事,谁家大人要是横加干涉逆子就几天不理不睬。

   最有意思的是春夏之交。

   老樟树上栖满了鸬鹚。此公为肉食动物,分纯白和苍灰两种,样子就像鹤的兄弟,好群居,其食多为鱼虾,当然也有泥鳅或青蛙之类。大热天老樟树下自然少不了上述不幸者的残骸,行人从这里经过没有不骂的,但也只是骂骂而已。毕竟人与鸟不同,也计较不得。的确,过去了也就相安无事,怀恨在心于己无益。

   在迷人的狩猎季节,一伙腰挎牛角药筒、肩扛土铳上山打野猪的外乡汉子总会在老樟树下逗留一时片刻,即兴创作一些节目。猎人呵呵笑着摆开架式,我们嘻嘻笑着瞄准目标。此时此刻最紧张非我们莫属,猎人的枪还没有冒烟,我们喉咙的枪已经一响再响了。猎人的食指抠动了扳机,我们的准备必不可少,因为抢着去抓鸬鹚的又不是你一个,而随随便便就什么也没有。

   一阵枪响,或多或少总有几只鸬鹚一坠而下,间中也有受伤的,而大批的则拼命拍打翅膀飞往不远的树林。这时的猎手形态各异:有的猛一拍屁股来一声“嘿”,那击中的眉飞色舞,没打准的一脸沮丧,至于那一脸的黑形如烧炭师傅的则是因为土铳走火所致。围观的人见了爆发出阵阵哄笑,不是嘲笑。我们乡下人的笑就像阳光,能一下子穿透俗世的尘埃,还原生活的真采!

   枪响过后,我们一个个动如脱兔。那先人一步抢到死鸟的光荣,而能够抓活的更加伟大,那什么也没捞着的更是急红了眼。那先人一步抢到死鸟的眼见前面还有活蹦乱跳的这时也慌了手脚:扔掉死的固然可惜,但是有活的不抓那才叫窝囊。于是智慧女神让他心有灵犀,将死鸟扔到一旁以惑后来者。翅膀受伤的鸬鹚跑不远,没多久还是做了俘虏。

   猎物被次第拣了回来,死鸟照例让易于满足的孩子所得,那活蹦乱跳的则由一些机灵的孩子掌握,至于两手空空的则只好一路屁股后跟着,那眼里流露的尽是羡慕和不甘......

 

补记:该老樟树如今由政府挂了牌子,树龄500岁。

0
投稿电话:0714-7337459  邮箱:435200@126.com

下一篇:货车超载轮胎漏气还在跑 部门联合执法拦停除隐患

上一篇:腊月寒冬夜,阳新民警辗转几个镇助迷路老人回家

网友留言评论(0)
 
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/300